新华社成都11月13日电(记者吕庆福)我国的社区教育已经开展20年,但发展却不平衡,东西部的差距还很大。要缩小社区教育差距,必须在立法、执法和拓宽经费投入渠道上取得突破。

这是记者参加11月11日至12日在四川威远县举行的“大力发展社区教育、推进社会治理创新研讨会”上了解到的。据与会的教育部社区教育研究培训中心常务副主任周延军介绍,全国社区教育20年发展中,一方面蓬勃发展,另一方面发展又不平衡。

周延军认为,社区教育的不平衡首先是地区之间的不平衡。在东部沿海地区,以长江三角洲地区为代表,社区教育广泛开展;在中部地区,虽然也在逐步向前推进,但进展缓慢;而在广阔的西部地区,除少数城市外,整体上则是刚刚起步甚至还没有起步。上海、浙江、江苏的人均经费在8元以上,而西部一些省份的人均经费还不到1元。

“另外,农村社区教育严重滞后于城镇社区教育的发展。在服务对象和群体方面也很不平衡,对老年人和青少年关注较多,而对产业工人和对农村居民的教育培训则相对较弱。”周延军说。

教育部等九部门近期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要促进全民终身学习、形成学习型社会。要实现这一目标,就必须大力推进社区教育,缩小地区之间的不平衡。

“社区教育最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财政支持和法律法规建设。”周延军说,社区教育和基础教育、职业教育一样都需要大量的经费投入,有了经费,人员、场地和项目实施问题就迎刃而解。财政部门必须加大对社区教育的支出力度,同时政府又要努力拓宽经费来源渠道。有了基本的政府投入,才可以撬动更多的民间和社会资本,从而推进社区教育经费多元投入机制的形成。

“另外,消除制约社区教育发展的瓶颈,最终还是要通过立法和严格执法。”周延军说,国家应尽快出台酝酿已久的终身教育法。在地方层面,各地教育机构应该以意见出台为契机,敦促、协助当地立法机关尽早出台终身教育(社区教育)的促进条例。